【台湾禾泉】连胜文 “蓝三代”的困扰和坚持


发布时间:2021-05-16 07:16:20 阅读量:9649 作者:建辉

此事在连胜文宣布参选台北市长后,被外界再次拿来炒作台湾禾泉。而连胜文团队也因此将周玉蔻告上法庭,要求赔偿。截至6月底,案件仍在审理中。

(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。)

2014年台北市长的国民党初选中,政坛“菜鸟”连胜文之所以能够战胜老将,部分得益于2010年“五都”选举中遭遇枪击的经历;而进入选战密集期后,连胜文的“官三代”身份成了他的“硬伤”。

本刊记者/苏洁(发自台北)

连胜文大概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柯文哲同台竞争,也没想到有一天对方的人气会超过自己台湾禾泉。

台北市长选举鏖战正酣。6月23日,台湾TVBS民调中心公布了最新调查数据,结果显示,自前“立委”沈富雄宣布参选后,另两个参选人的支持率都出现了下滑。无党籍柯文哲支持率下降两个百分点到43%;而国民党籍参选人连胜文的支持度则下滑10个百分点,降到了29%;排在末位的沈富雄有15%。与6月6日的统计相比,连、柯两人的差距扩大到14个百分点。

民调结果出来的前两天,同为台北市长参选人,连胜文和柯文哲首度同台。那天的台北烈日当空,一大早两人都出现在“熊爱自闭儿公益活动”的现场。连胜文POLO衫配短裤,一身休闲打扮;柯文哲则是衬衫西裤,和平时装束差不多。活动全程两人都刻意保持距离,在活动现场也是各忙各的:一个跟民众拍照,一个就到摊位旁帮忙叫卖,毫无互动。现场媒体也跟着兵分两路两边跑。即使主办方邀二人共同上台,两人也是先和他人握手,最后才礼貌性握手。

现场有些尴尬,两人原本相熟,2010年连胜文遭遇枪击案面部受伤,主治医生正是时任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的柯文哲。

与当年的主治医师同台竞争,又面临支持率不及对方的局面,连胜文不是没有压力。6月下旬出席台北内湖区老人服务中心活动时,他忽然有感而发,“过去这一阵子,我走过这段长的路,内心充满委屈。因为决定参选时,并没有想到会面临到如此多恶意的攻击、抹黑、污辱。有时常常会很气馁,是不是选择了一条错的路?”从宣布竞选至今的经历,也让连胜文慨叹“选举不易”。

说这话时,连胜文阵营正陷于“豪宅派对”选战话题的纷扰中。数月前,台湾政评人周玉蔻在《美丽岛电子报》发文称,“连胜文进出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对”,指连胜文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就读时,以名震国际的超美豪宅第五大道川普大厦为居所,还曾跑去在加州上流社交圈享有盛名的“花花公子总部大厦”,参加由花花公子创办人海夫纳筹办的著名兔女郎派对。

“我原本就认为选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也不会觉得台北就是国民党的优势选区。但是既然现在是由我来竞选,那么我会尽力。”连胜文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讲话的时候,连胜文常会不由自主地咳嗽。他坦言,这是当年遭枪击留下的后遗症。

也许因为搞经济出身,连胜文并不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,说话条分缕析,也并不太常展示自己的感性或脆弱。即使怀疑“选错了路”,在经一番斟酌后还是会告诉外界一个光明的结论。“选举以来得到了很多长辈的鼓励和支持,看到很多人的努力,也在慢慢肯定,这个决定是对的。”

“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”

即便如此,一年前他还在为这件“对的事情”犹豫不决。

去年6月,台湾舆论纷纷猜测新生代连胜文将代表蓝营参选台北市长,但连方面却始终表态模糊。

连胜文当时的特别助理徐弘庭对外表示,对于参选市长,连胜文正在“认真考虑”中。徐弘庭说,家庭因素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,但“并非最终决定因素,最终决定权还在他本人”。

徐弘庭所说的“家庭因素”,包括连胜文母亲连方瑀和妻子蔡依珊的反对情绪。2010年发生的枪击事件,始终让连家人对连胜文从政有所担忧。

那年的11月,正值“五都选举”。刚40岁的连胜文以国民党中央委员身份在新北市出席选举活动,为市议员助讲的他,没想到厄运突如其来。一名男子冲上台,对着连胜文开了一枪,子弹击穿他的面部。

满脸是血的连胜文被送到台大医院急诊室,台大召回权威医生柯文哲为其治疗。

枪击案当晚,母亲连方瑀接起家中促响的电话,电话那头告知,“胜文被枪击,现在医院急救……”连方瑀手中的话筒掉落地上,电话中是蔡依珊哽咽的声音。这一夜连家人经历了最长的黑暗。

枪击留下了后遗症。子弹打穿鼻腔,此后连胜文很容易对尘埃过敏,引发鼻水逆流现象。

令家人心有余悸的除了突发的不测,还有连胜文原本就不乐观的身体状况。2008年,连胜文应时任台北市长郝龙斌之邀,接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长,面临着一个亏损两亿的烂摊子。“当时八成的人等着看我的笑话,只有郝龙斌认为我可以搞定。”连胜文回忆说。20个月后,他被查出肾肿瘤,动了场大手术,头发几乎白了一半。

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博士毕业后,连胜文主要活跃在金融和外商领域。先后供职美国瑞士信贷、摩根斯坦利和美国通用电气公司。

2005年9月,连胜文开始从政。在当年的国民党党代表大会上,高票当选国民党中常委,成为台湾的政治新秀。然而,此后这位新秀并未给外界留下太深印象。接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长的那年,连胜文38岁,是外人眼中的“连公子”,唯一被外界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和台湾女主播侯佩岑的绯闻。

连胜文顶着压力抱着“拼到底”的心态,跑了很多国家和地区,去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等地,学习他们运作交通卡的方式和经验。连胜文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有一段时间要每天吃安眠药才能入睡;有时候睡着了,做梦都是关于悠游卡。

任董事长一年多后,在台北荣总医院的一次例行检查中,连胜文的右肾发现了一个两公分的肿块。一时间,“连胜文罹患癌症”的消息满天飞。连胜文接受了肿瘤切除手术,为了不耽误推广“小额消费”的进程,休息一个礼拜后,又投入了工作。蔡依珊不忍心,劝他不要太拼命,少出席公众活动。

到2010年年中,悠游卡实现发卡超30万张,小额消费超26万件次,公司实现盈利一亿。连胜文提出了辞职。“未来,我只想为所有爱我的、我爱的人,健康快乐的活着”,当时的连胜文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妻子和母亲也希望连胜文远离政治,过安稳日子。

半年后,在助选中连胜文遭遇了枪击。四年后,连胜文选择回到竞选的“战场”。

“全世界有多少人,年初得癌症,年底被打一枪。”连胜文坦言,决定参选台北市长心中有过挣扎、拉扯,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,因为“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”。

看着连胜文每天早出晚归,独自面对媒体和各种质疑,原本不支持的蔡依珊,最终也选择了接受和分担。“刚开始,很多工作人员不支薪,或者领着微薄的车马费,我被他们打动。”于是蔡依珊主动准备点心给工作人员,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丈夫的竞选造势活动中。

出身名门、拥有布朗大学生化学硕士学位的蔡依珊,为丈夫加分不少。她不仅公开拉票,还献声录制催票录音带,甚至在文宣上亲笔写下“胜”字,全力为丈夫助选。

新生代的硬仗

台湾时事评论员胡忠信认为,作为国民党新生代,连胜文的遭遇未必全是坏事。2014年台北市长的国民党初选中,政坛“菜鸟”连胜文能够战胜老将、长期担任基层“立委”的丁守中、蔡正元等人,部分得益于2010年“五都”选举中遭遇枪击的经历。

“一方面,连胜文因两年前的枪击事件而意外爆红,不但拉抬了当时国民党‘五都市长’选情,也一直传闻为下任市长人选;另一方面,虽然连胜文枪击案的凶嫌被判无期徒刑,但行凶动机与真相始终未明。连战本人也公开表示不满,这股‘冤屈’对连胜文参选台北市长是一大优势。”胡忠信表示。

而担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长的20个月,也给了连胜文一个展示经营管理强项的平台。“金融海啸的时候,台湾的悠游卡公司几近破产,那是一个台北市政府自己所成立的公家单位,于是找来了连胜文。在悠游卡公司,连胜文的薪水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。虽然是‘太子党’,连胜文很能放下身段,一个个去拜托‘立委’,让悠游卡与超商合作。很多人说他是为了从政铺路,但我知道,他的想法很简单,只是为了要让台湾的悠游卡不要输给香港的八达通。”台湾作家、时事主持人陈文茜表示。

悠游卡公司的扭亏为盈,改变了不少台湾人当初对连胜文的印象,也为连胜文的从政之路扫除了不少舆论障碍。“连胜文有财经专业背景,在香港创业,在台湾成功经营悠游卡公司,这些经验,与现阶段其他台北市长参选人有很大不同。财经专业能力是运筹帷幄各项建设不可或缺的能力,连胜文可以更科学合理地计划市政建设内容与顺序,使其施政更为务实。”台北前副市长欧晋德是众多由此看好连胜文执政能力的人之一。

然而,众多“优势”并没有让连胜文的选举之路更平坦台湾禾泉。

早在国民党内初选期间,“马英九支持丁守中而非连胜文”的说法就在媒体和民间传开。“国民党初选党内参选人很多。所以马主席想要支持谁,是他的自由。马主席比较喜欢其他参选者的想法,我觉得很正常,尤其是我们是一个民主的政党。最重要的是,初选已经决定由我出来,我们当然希望党内团结。从高层到基层,努力打赢选战。”连胜文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谈起当时初选的突围,更多的是理解。

突围后的连胜文面临的,却是竞争对手柯文哲的步步紧逼。从2013年9月开始,台湾7家媒体就针对台北市长可能的候选人进行人气调查,起初连胜文的支持率连续数次超柯文哲。但进入2014年,二人差距不断缩小,直到连胜文被柯文哲反超,且差距越拉越大。

交叉分析显示,男性选民有50%支持柯文哲,高于支持连胜文的27%及沈富雄的15%;在女性选民中,柯文哲的支持度同样较具优势。从年龄层来看,柯文哲在各年龄层中的支持度均领先于连胜文。

柯并不是民进党人,但民进党确定支持柯文哲参选台北市长,也创下绿营在台北市之役不提名的首例。实力强劲的他不仅具有可与连胜文匹敌的专业度,且讲话更犀利,立场更鲜明。与强调专业性的连胜文不同,柯文哲更懂得突出施政理念的“庶民性”。早在连胜文希望通过“振兴西区”来提振台北经济的时候,柯文哲却提出“打造台北小确幸”,完善更便民的基础建设。

而在“揶揄”竞争对手的背景方面,柯文哲也不遗余力。接受媒体采访时,柯文哲强调,自己的竞选基金都是靠小额募捐,然后半开玩笑,“让国民党多花200亿元,然后落选,这就是我的目标。”

连胜文竞选办公室媒体顾问、台湾政论学者游梓翔认为,连胜文的“官三代”身份是他的“硬伤”。“虽然出身非他所能选择,但连胜文‘官三代’和富裕家境很容易被对手和部分媒体找到批评的着力空间。柯文哲一方面利用无党籍的清新形象赢取部分中间选民青睐,另一方面又与绿营合作得到绿色选民的坚定支持。加上另一位参选人沈富雄拉走部分蓝军选票,造成了连胜文现阶段民调暂时落后的结果。”游梓翔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。

相比之下,柯文哲着力在选民面前打造“艰苦奋斗,步步为营”的形象。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潘锡堂也指出,如今的柯文哲正处在人气的“蜜月期”,如果能够凝聚跨党派支持,提出合适的政见蓝图,未来有赢连胜文的可能。

而进入选战密集期后,连胜文似乎还没有特别找到感觉。曾经出语犀利,给人颇有“初生之犊”印象的国民党新生代,如今无论在跑行程还是面对媒体镜头时,表达都更“谨慎和保守”,批评马英九“大明王朝”时的气势消失了。

台湾《中国时报》评论,这样的连胜文,可能还没有争取到深蓝回流,却先失去欣赏他原先人格特质者的欢心。

除了表达风格的转变,连胜文在推出施政构想方面也没有达到理想效果。

近日,连胜文团队推出“新视野计划”,主张将市政中心从信义区迁移到台北车站西边,作为解决西区的发展落后的方案。口号一出,却受到不少市政规划专家的诟病,认为发展老城区不能靠转移市政中心,连胜文“缺乏都市规划概念,急着推出空洞口号”。

不过,连胜文仍在尽快适应选举政治,进入状态,因为“建设台北”是他从小的梦想。他曾经常离开台湾工作,看到别的城市不断进步,会感叹台湾怎么“卡住了”。连胜文说,从小到大,常被问到是否担任公职?他也很认真地问自己,到底对什么工作感兴趣?

“结果只有两个。”连胜文说,“其中一个就是建设自己居住的城市。把生活弄好一点,让大家更富裕一点,城市更漂亮一点。”始终坚持推动两岸经贸往来的连胜文,面对质疑和反对,也没有放弃的打算。

“很多想法,可能会被大家认为是错的,但只要对台湾有利,我们就会坚持。”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连胜文 台北 市长

上一篇: 台媒公布台湾县市长民调:陈菊满意度大幅下滑

下一篇: 抗议群众如影随形 蔡英文取消行程称感冒


来自衢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6
以朋友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,有多喜欢,就有多心酸。 回复
来自蛟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6
以朋友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,有多喜欢,就有多心酸。 回复

  • 来自迁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6
    第一个男人教会了你风月情愁,最后一个男人却给了你天长地久。女人,最值得珍惜的是最后一个男人,而不是第一个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梅河口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6
    我以为时间还长,足够我去浪费;我以为时间还长,你可以等我去懂事;我以为时间还长,长大后你依旧会陪着我;我以为时间还长,我们会一直一直到永远。原来你老了,原来妈妈也会老。 回复

来自富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5
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情,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磨耗尽,另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遇见你。 回复
来自张掖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5
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,这是幼稚。火锅可以一个人吃,电影可以一个人看,当一个人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,就不再想去寻找依靠,任何人都是负累。去找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,帮你晒掉所有不值一提的迷茫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公主岭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5
    人的一生,都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。挽不回的遗憾,触不到的梦想,忘不了的爱。 回复

  • 来自九台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5
    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,这是让我卑微的唯一原因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南京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4
    假如有一天你想哭,打个电话给我,即便我无法逗你笑,却能陪你一起哭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文昌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4
    当你真心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时候,一切就会真的好了。 回复

热门专题